推荐公众号
关注微信号

【治水美景】“百姓说治水”(8):4年后,一位妈妈重回工作过的水乡古镇时发出如此感慨

印象柯水 2016-11-09 16:50

【治水美景】“百姓说治水”(8):4年后,一位妈妈重回工作过的水乡古镇时发出如此感慨


一眼,便是千年


朱平


因为女儿班级组织小队活动,寻找老绍兴的味道,四年后,我又一次来到安昌古镇。我曾在这里工作过四年,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。如今,又一个四年,再回来,竟有些近乡情怯。


晨曦里的老街,依然散发着恬静的美。青石板铺就的长街,有被晨露扫过的湿润;老杉木装饰的店面,门板正被一扇扇地依次卸下来;扯白糖的生起了炉子,白糖被融化,咕咕地冒起泡,渐渐变成红色;街河边,成串的腊肠、鱼干、酱鸭依次排成了队,在晨曦的光里,透着琥珀色的纹路......


转上一座石桥,便望得更远了。长长的街河边,三五相间的河埠头,红黄点缀的酒旗风,街河里欸乃而过的乌篷船,划着潾潾的水波摇晃着远去......晨曦的光洒在波纹上,水灵动起来。倚河成排的木质小楼上,层层叠叠的青瓦也开始闪起波纹的光,映着晨时淡淡的薄雾。


水乡的画面次第展开,远远望着,安静得像一幅长卷。站在桥上,驻足凝神,久不能移。思绪顺着这一衣带水,飘到很远。


那时候的老街,是凌乱的。不管是店面的凌乱,还是街面的凌乱,都让我们整天疲于奔波。而最让我们头痛是河面的凌乱,飘浮物的各种状态实在是太难对付。


从大体积的水葫芦、包装盒,到小体积的落叶浮萍、鸡毛鸭毛,河道就像个天然垃圾场。无论是盛夏酷暑,还是寒冬腊月,总有那么多一船船的垃圾打捞不完。而飘浮物总在流动的状态,也加大了打捞的难度。尤其是夏天,往往只半个上午时间,明明已经干净的河面,又会被大片的从上游下来的水葫芦侵占。可恨的是等到这边发现问题,在那边作业的打捞船还得划个半天才能过来。若不能修练成“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”的那份淡定,非让人急死。


那时候的画面,与安静毫无关系,奔波与争执几乎是常态。我们都深深体会到,水环境如果得不到彻底改观,古镇发展将无从谈起。于是,一场声势浩大的治理就此展开。无论是全民动员治水、护水,还是系统化治理水环境,都得到了空前加强。一系列的工程依次铺开,除了全区首次推行建设古镇区域活水工程,更实施生活污水纳管处理,泔水收集、厨余垃圾处理,污染源得到有效控制。随着“五水共治”的进一步深入,各项治理工作也不断加大力度。加强水体治理,查处污染源,周边的印染企业陆续搬迁。加强河道保洁力量,提高打捞频率和巡河密度。种植各种水生植物,净化水质,美化水面......


当时的变化细微,五六年后再回来,才惊觉完全变了模样。如今,依然是美好的梦里水乡了。有街,有河,次第排开的河埠头,在阳光下奏着一江清音。乌篷船划过水面,留下串串涟漪,船老大咪着老酒,几粒茴香豆,一种悠然,随桨而过。


水是古镇的灵魂。人们临水而居、择水而憩,这种亲近大自然的本性,本就是人们亘古不变的梦想。街河的水,千百年来滋养着夹河而居的古镇人家,水若不美,何以为家?


思绪回过神来,听到路人踩着石板响起的“咯噔,咯噔......,和远处早茶铺依稀传来的喧哗声,所有的市井气息扑面而来。路边躺着懒洋洋的黄狗在摇尾巴,稚气未脱的孩子追着笑着闹着。女儿和同学们兴奋地看着一路的老味道,箍桶的、挑花边的、竹编的、打铁的、做锡的......意犹未尽。

走累了,随意地找家菜馆,在河边的方桌上来一壶微热的黄酒,看乌篷船摇曳生姿,看酒旗迎风招展,阳光洒在身上,照着碗里的黄酒,色调那么醇厚,小口品着,也渐渐有了微熏的气息。晨光散开来,将斑驳的廊檐蒙上一层暖暖的色调。这里的生活,简单而质朴,平和而亲切,这是活着的水乡啊。


透过明镜般的水面,偶见小鱼在游,不远处,水草顺着水流舞动,碧绿得可爱,庆幸水乡又回到了千百年前旧时的模样。如今这一眼,再继续,便真的会是下一个千年!






印象柯水
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
公众号 印象柯水 最近发布的文章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