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公众号
关注微信号

看见沙漠,也看见骆驼。

平生之欢 2017-01-10 20:40

看见沙漠,也看见骆驼。



看见沙漠

也看见骆驼

🐫🐫


“哇,前面好多骆驼”

一只

两只

三只


我说写是不能停下来的事情,却搁置很久,有时候知道只是一两句的话就说空了,就像起身去见一人,久立门前但又三两步踱回去,不敢抬手推门跨着步子迈进去,记挂着屋里的人,但是又忍忍不见了,拿着借口敷衍过去,我这头发长了剪了再来,衣衫半旧,着了新的再来,昨夜睡得浅,清早起来面色黯淡,隔了几日再来,就在昏黄的日色里,衬着寡落的背影回去了,不知下次再是何年月了。

不写时像欠着什么,写时气开始是鼓胀的,后来一点点瘪了,一看不过几句庸常的话,后来索性不顾了,不过是说不出来的慌张,裹着我这个浅显的人,到底不甘心。

 


寻不见趣味的日子大抵都是干巴巴的,不过还有喷香的饭食可以咀嚼,借着驱赶胃里翻滚的沉闷,那也是一时生生挤掉的,待那吞下去的食物消瘦到薄片,又腾出来空地方,那恼人的虚无又钻进去,吵闹着大声叫喝着,暂且做着事情借故掩了它的嘴,脸面上是显不出来什么焦灼的。想找到一条十足情愿的路,不是人人都有这个福分的,多数不过是到了时间去做惯常的事情,我希望自己是跳脱出来的,却好像也只是嘴上空言语的底气,日后怕也做着没有生气的事情,以后也未可知,欢愉和磕绊也不是眼下空想了就作数的,还有那些奇妙的人尚且在路上等呢,所以心切。

 


越看重的,恐怕言语的越少,好像逃避一样、绕开再见的机会,声音和眼眸也断然不要,在远处观望,刻意存着距离,也大抵可以说我生性的怠惰,好像旧日的好坏无需新的热闹去添。

 

这将要满的四年的寒暑里,没有去见过之前的朋友,有不过一两人,即使提早应好了见面后来也不了了之,和几人的关系也被我耗得稀薄,只是节日潦草问两句,再无后话,也偶尔写信。后来我想自己不是热闹的人,是这幅样子,自然乐得和朋友之间白开水一样的关系,固淡,但也未淡到见底,干涸无水,互相牵连着一层,很薄也很厚,有些人在心里的分量一直在那儿,是时间也消磨不了的,所以也不去熟络,不去特意挑了日子见面,过了好几个年头再看还是那些分量,没有减,隔了时日自己去看留过的字,心里温热,好似已经见过。别日我晒太阳,顾着散漫走路,心里存着的人,也和我一并晒的身上暖热,不肯睁眼,也和我一并路过了几棵不知名的树,走累了脚,歇下来。


 


长了这么多年人身上的习性好像贯成了一种气候,多年来和自己近的人大致都依存这样的气候,散了的不过是去找更适宜的气候,无人苛责,隔了数年又回头走来的,之于我,是恩赐,所以很紧要的收起来。

 

 从学校回来的次数可以倒数了,越来越觉得两地之隔远到让人乏味,一直向西白日的天色更加清明,好在雾霾追不来西北。回家之后由着性子熬夜的“恶习”收敛了些,但是并没起早。


2017.1.10

 



换了新鱼缸,临入水,有点不好意思。

晨起洗澡,把夜洗掉。

人穿了蘑菇色风衣走在路上,比蘑菇多了两只脚,蘑菇圆,人不圆,蘑菇静,人不静,蘑菇有鲜味,人没有鲜味。

雨后总像有谁离去了。

 

 摘录来自木心


 

 『完』




 


平生之欢
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
公众号 平生之欢 最近发布的文章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