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公众号
关注微信号

名说

姜琍敏如是说 2016-12-11 09:34

名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名字说到底就是个区别人物的符号,顺其自然得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少时性顽,放学时常与友伴猫于拱桥上,冲进城割草、罱河泥的农船漫喊:金土!水根!十有八九,一船人中总有几个抬头呼应的。取名先算命,命里缺啥就补啥,是旧时中国文化的特点。乡村尤甚,名字再变,多半转不出“金木水火土”去。这不奇怪,怪的是后来时风轮转,迷信淡化,取名仍绕不出个雷同去。随便上哪个县查查电脑,这淑珍、那淑英的总不下千百个一一何止乡村,雷同向来是现代国人姓名的大特色。打乒乓、踢足球的,都有大名鼎鼎的“王涛”。跳舞蹈的,跑跨栏的,都有赫赫烈烈的“刘翔”。这也罢,可公安局说,光北京,一笔不差的“刘翔”就还有好几万!




时潮驱使是一个方面,从众心理和文化制约更是取名雷同的根源。如五十年代满街建国、爱华,文革时一片忠东,卫青,这是没办法的事。而现代中国人口突飞猛进,连名带姓不出三字的习俗却依旧。再加时尚喜单、好吉利又爱趋时,不雷同才叫个怪。倘如现今又兴古风,效李白:姓李,名白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这重名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?据说真有不少文化人开了风气之先,如报上介绍的“袁梦 . 去病”、“张伟 . 明清”之类。只是这风气能否推得开,我是怀疑的。中国人恋旧,保守,轻易是不肯违拗习惯的。除非再多发动些明星腕儿形成个气候,勾出他从众心理才成。但那样的话,又是满街的“张三 . 去病”,“王二麻子 . 明清”也不太妙吧?




其实名字说到底就是个区别人物的符号,顺其自然得了。毕竟把名字视若图腾,避这讳那,甚至还不许阿Q姓赵的年代早已成历史。故雷同些算不了啥子事。怕点名时同时跳出来几个,咱也早有了聪明的招法:大王涛,小王涛,胖杨杨、瘦杨杨,就很管事。而若存心要解决这问题的话,互联网上的起名术倒大有参考价值。因为是虚拟世界吧,网上没任何文化或心理上的禁忌,也摆脱了姓氏的束缚。人们竭力体现个性,彰显自我,把才情发挥到极致。什么“想发财、涨停王、玲珑心、撩妹王”;还有啥“天问、慧眼、呦呦鹿鸣”,可谓雅俗并陈,五花八门,就是鲜有重名的。遗憾的是,凡事也怕极端,自由没了边,事物也就走向了反面。起名太随意,新的雷同实际上又产生了。那就是胡诌乱扯,恶形恶状成风。“老狗、干尸、一夜情;刘德华、郭富成、夜夜想你”之类,貌似潇洒而实质俗不可耐,有的甚至让人作三日呕。这么看,取名也同一切人、事一样,终究是文化点好。而真正要解决重名乃至其它更紧要的问题,在中国还有一个根本的大前提,就是人口不要这么多。做到了这一点,啥子事不好办?


本文原创,抄袭必究,转载请注明出处

姜琍敏如是说


jlm1540

长按关注

  (亦可按文章前蓝色字关注)


姜琍敏如是说
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
公众号 姜琍敏如是说 最近发布的文章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