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公众号
  • 吉视影城
    吉视影城
    细腻绝美的4K电影;动感震撼的4D电影;音域环绕的杜比全景声...
  • e东家
    e东家
    [东家] :“东方魅力,理想之家”,东方奢品一站式孵化平台!...
  • 非常北京旅行吧
    非常北京旅行吧
    关注非常北京旅行吧 了解最新的旅游资讯。
  • 新世观
    新世观
    素质教育、多种语言文化交流
  • 同画艺术工作室
    同画艺术工作室
    绘画是人们的第二种语言。这里是一个提供绘画艺术的平台。不分年...
关注微信号

早上我装睡不想起,公公上来就掀我被子.......

衣服搭配 2017-01-12 00:14

早上我装睡不想起,公公上来就掀我被子.......


          亲人背叛后的灰姑娘励志成长故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嫁给无耻男,如何逃出牢笼?

第一章 医院撞破奸情

       辛晴出了电梯拼命往病房跑,父亲刚才打电话告诉她人去了,母亲三个月前被确诊为肺癌晚期。医生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,这么突然,明明下午她来送饭的时候,母亲还好胃口的喝了碗粥,怎么晚上就……

午夜的医院安静的像座死城,刚拐进重症区,就听到医生值班室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急促的呼吸声,在空荡的走廊里尤为清晰。辛晴放慢脚步,母亲的病房就在值班室旁边,她悄悄往虚掩的门缝里看去。

“她终于死了,准备好做辛太太了吗?嗯……。”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。

他怀里的女人一脸红潮的扭过头笑道:“没想到,她这个病竟然……竟然熬了两年才死……”

男人将声音特意压低:“这话以后少说,要是让人知道我换了她的体检报告,会很麻烦的!”

“以后谁还会提她,股份转让书都拿到了!”女人得意的站起来,笑意却突然僵在脸上。男人顺着她的目光回头,看到辛晴泪流满面的站在门口……

病房里,辛晴看着躺在白色单子下的母亲,声音颤抖的问:“我妈两年前就确诊癌症了,你竟然换了她的体检报告?”辛鹏飞点了支烟,搂着赵佳丽靠在沙发上,一脸轻松的说:“那些都你没关系,你妈已经死了,我也帮你安排了好了出路,等下就有人来接你走。”

“你是不是人?是不是我爸?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?”辛晴怒视着沙发上的两个人。

赵佳丽甩了甩头发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就因为她是你爸,才为你做好了打算,人家黄老板可是很喜欢你的,而且又有钱!你跟了人家不会吃亏。”

辛晴冷冷的看着辛鹏飞:“你把我卖了?”

“别说那么难听,拿你换了座楼。”赵佳丽的语气有些妒忌,“你还怪值钱的。”

“我是你女儿啊,你怎么能……”辛晴不敢相信自己的爸爸能做出这种事情。

辛鹏飞毫不在意的打断她:“所以,你才发挥了价值啊!而且,我还有一个女儿和儿子,你不用担心我没女儿。”

“人渣!”辛晴咬着牙,这种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。

辛鹏飞将烟头丢在地上,走到她跟前抬起手。

“啪。”辛晴身子一歪,捂着脸倒在地上。

“没大没小,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的吗?”辛鹏飞看到辛晴冷冰冰的眼神,抬脚准备踢她,门却突然被推开,走进来几个男的。辛鹏飞一看马上说:“快点,把人带走。”

辛晴被两个男人架起来,她惊慌失措的挣扎:“放开我,你们要干什么?放开我!”

“把她的嘴堵住!”赵佳丽丢过来一块抹布。

一个男人将抹布塞进辛晴嘴里,辛晴流着泪对着辛鹏飞摇头。辛鹏飞却指着她母亲的遗体说:“如果你不听话敢叫唤把人招来,我就把你妈扔到城外的垃圾场去。”

第二章 你可以卖2000万

当辛晴所有的感官都回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沙发上,周围是装修富丽堂皇的大厅。她对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身后站着几个人,辛晴记得自己就是被他们抓回来的。

“小美人,你醒啦!”对面的男人凑过来,坐到她身边。

辛晴努力的将身子往后缩,眼神戒备的看着他:“你……你就是黄老板?”

黄建斌色眯眯的在她腿上摸了一把:“看这皮肤又白又滑,比你那个姐姐够味多了!”说着,手就向辛晴胸部伸去。

“不要!”辛晴尖叫着跳起来,往门口冲,没跑两步便被人抓住胳膊死死按在原地。

“小美人,是你爸把你送给我的,你要是乖一点,我会好好待你,你要是不听话,呵呵……”黄建斌指着抓着她的那几个男人,“我就把你赏给我这些手下!”

辛晴身子一僵,感觉到有人在她大腿上摸了一把:“我求求你,求求你放了我,你给了我爸多少钱,我都还给你!”

“1000万的楼盘你还不起!”黄建斌让人把她压到沙发上,“要不是我喜欢你,你怎么能值这么多钱?别怕,爷会很温柔的给你第一次!”

辛晴拼命的挣扎,可双手和双脚都被人压着。黄建斌已经脱了衣服站在她面前,辛晴惊恐的看着他,摇着头开始叫救命。

“你别费力气了,这是别墅,没有人听的到!”黄建斌捏住她的下巴固定好,凑近辛晴闻了闻。

他伸出舌头舔了下辛晴的脸颊,辛晴浑身都在发抖,死死咬着嘴唇,眼泪不停的往下流。黄老板一把将她的上身的短袖撕裂忍不住咽了口吐沫。

“不要……救命,你不要碰我,滚开……”恐惧让辛晴突然爆发了力气,腿不知怎么就挣脱了压制,抬起来就往他身上踢过去。黄建斌一把抓住她的腿:“操,差一点就踢到老子,你个贱货!”说完一巴掌就扇过来,辛晴被打的耳鸣,还没反应过来,又是一巴掌。

“不听话是吧,那就别怪老子不温柔。”黄建斌抓着她的裙子,正要撕开,门口却传来一声巨响。

“什么人?黄建斌慌忙拿起裤子,还没来得及穿好,几个人就慢慢走了进来。

第三章 代价

穿着银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在最前面,精良的剪裁衬托着一米八几的倒三角形身材,五官像是雕塑出来般立体。一双眼睛此刻微眯着,谁都看的出来,那里面有毫不掩饰的怒意。

“赢总?”黄建斌先是一愣,很快反应过来,赶忙穿好衣服上前,“您这是……”

来人没理他,径直走到辛晴身边,冷冷的开口:“松手。”

按着辛晴的几个男人吓的手一缩,辛晴想跑,眼前却一黑,男人的衣服盖在她身上,下一秒她的身体就悬在半空被男人横抱在胸口,她本能的想将手环上男人的脖颈。

“不许碰我。”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辛晴身子一颤,不敢动了。

黄建斌看出来了,人家这是要带人走。

“赢总,这妞您看上了说一声就好,还用亲自来吗?”他一脸殷勤的陪着笑:“就当我一点心意,送您了!”

男人没理他抱着辛晴往外走,临出门时说了句:“阿楠,和他算清楚。”跟着他的一名男子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辛晴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,她被这个所谓的赢总丢进了一辆车里,脑袋撞到车顶昏了过去。再一次有知觉时,只觉得浑身都疼。

“醒了?”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是之前带她走的那个男人!辛晴猛的睁开眼,发现自己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,救了她的男人正冷冷坐在对面。

“你妈留给你的。”男人丢了个信封过来。

辛晴不敢置信的拆开信,随后她的脸上越来越苍白,摇着头不敢相信的道:“怎么会有这种事情?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!”

“我叫赢擎苍,赢家祖训交代,后代子孙背后有图腾胎记者,必须找妫氏后代同样有图腾胎记的女人交合。我救了你,从现在起,你要按照这份协议老老实实的履行和我恩爱的义务。”赢擎苍将一份协议书推到她跟前。

辛晴站起来,一边哭一边慢慢往后退:“我不相信,你骗人。”

“相信你母亲信里说的很清楚,你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,要不我把你送回刚刚那些人那里,要不,把协议签了。”赢擎苍语气透着不耐烦,他最讨厌应付女人。

辛晴跌坐在沙发上,送回黄老板那里?她捂着嘴,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“签不签?”

拿起笔,哆嗦的打开协议,上面写着她需要随时配合赢擎苍上床恩爱的要求,不可以怀孕,不可以干涉对方的生活。赢擎苍负责她生活的全部开支,并且供她读完学业。

签了,自己就丢掉自尊和骄傲,变成恩爱的工具。不签……辛晴摇了摇头,黄老板那些人更是禽兽,到时候她恐怕连命都没有。咬了咬牙:“我签!”辛晴说,“但是,我要再加一条。”

赢擎苍皱着眉等着她开口。

“你要帮我把我妈的公司拿回来,让姓辛的一无所有。”辛晴攥着拳头,她心里有滔天的恨意,只有这个男人可以帮自己。既然都是卖,何不把价格开的高一点。

“可以。”赢擎苍将笔递给她。

第四章 我觉得恶心

雾气蒸腾,镜子里的女孩一身皮肤莹白的像镀了层玉色。年轻的身体充满朝气,盈盈一握的腰线下是结实的小腹,可爱的肚脐正滴着水,翘实的臀部下是两条纤细圆润的大腿。

辛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知道自己是美丽的,可如今,只要打开那扇门,过了今晚,她的人生就不是自己的了。美丽也好,肮脏也罢,她无从选择。

将浴袍穿好,站在浴室门前深深吸了口气,拉开门。房间有些昏暗,赢擎苍坐在床边,只围着浴巾。

“过来。”低沉的声音依旧带着冷意。

辛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对待,她曾经幻想过千百次的场面却只有冰冷和残暴。

疼的无法思考,她死死瞪着面无表情的男人:“既然这么讨厌我,就别碰我!”

“别忘了,是你妈来找我的,你……也是我救回来的,我给过你选择的机会,是你自己留下的。”

在辛晴觉得自己就快死时候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赢擎苍看了眼头歪在一边的辛晴,站起来围上浴巾就走了出去。他身后,辛晴一动不动的躺着,直到窗外微明。

第五章 不会怎样

辛晴是被人叫醒的,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胖胖的阿姨正看着她。

“受罪了吧!那也得起来了,少爷在楼下等你。”阿姨扶她坐起来,“你可以叫我田阿姨,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日常起居。”辛晴裹着被单刚一下地,一阵刺痛让她腿一软。

田阿姨扶着她,“我已经帮你放好水,你去泡一泡,会舒服点。记住别太久,不然少爷会生气。”

“谢……谢谢!”辛晴一开口,喉咙一阵沙哑,她忍着疼走进卫生间。

辛晴再见到赢擎苍时,是在黑色的房车上。赢擎苍坐在她对面,看都不看她,辛晴将自己缩在真皮座椅里,母亲信里的话历历在目。

“不要怪妈妈这么安排,跟着他,至少衣食无忧,至少不会被你那个禽兽父亲卖给别人当玩物。”

妈,你以为女儿如今就不是玩物了吗?赢擎苍眼中对她的厌恶完全不掩饰,按照协议,两个人第一次发生关系,要维持七天,不能间断。辛晴忍不住加紧双腿,昨夜撕裂的感觉还在,今天晚上她还要经历一次吗?

“下车。”赢擎苍打断她的思绪,人已经站在车门口。

辛晴赶紧下车,一愣,飞机?这是要去哪里……

赢擎苍上了一架商务机,辛晴忍着身体的不适赶紧跟上去,机舱里就他们两个人,辛晴坐在赢擎苍后面,忍不住开口问: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

好久没有回音,辛晴正要放弃,就听到前面转来赢擎苍的声音:“去做避孕手术。”

做手术,辛晴害怕了:“我……我可以吃避孕药。”

“那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,我也没有时间每天盯着你。”赢擎苍冷冷的丢过来一句,又说道,“我需要安静,闭嘴。”

辛晴咬着嘴唇,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,因为她知道哭泣没有任何作用,这个男人现在说什么,她就得干什么,胡思乱想着便又睡了过去。再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了,飞机正在降落。

原本以为第二天才去医院,没想到下了飞机就有车来接他们。到了医院,也没有她想象的恐怖场面,只是在她的胳膊上划了一个小口子,把一个小小的硅胶埋进去,然后涂了点消炎水,连包扎都不用。

从医院出来便直接到了酒店餐厅,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的辛晴顾不上赢擎苍的冷眼,狼吞虎咽的将自己喂饱。

赢擎苍要离开时,她嘴里还嚼着块甜点。两个人正要进电梯,辛晴觉得胃里一阵翻腾,一股味道冲鼻而上。

“刚刚那个甜点里有鸡蛋!”赢擎苍突然听到她叫了一声,然后就看到辛晴哇一张嘴,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食物残渣带着粘液吐到他身上。

“你这该死的女人!”咆哮声响彻整个酒店。

第六章 我不是故意的

辛晴缩在沙发一角,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。看着赢擎苍一身怒气的进了卫生间,她想到刚刚的情景,竟然很想笑。

在反应过来自己吐了赢擎苍一身之后,辛晴第一个想法是这个男人不会掐死她吧,对上那双暴怒的眼睛,她确定这个想法,于是辛晴做了个作死的决定。

“救命,这个人要杀我,我是被他绑架来的。”她用英语高声喊道,然后酒店的保安快步像他们跑来。赢擎苍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,下一秒眼里的怒气便像潮水般涌出。

很好,呵呵,倒是他小看了这个女人的胆子!

没等保安靠近,赢擎苍的手下就将人拦住,不知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,辛晴就见保安的眼神在她身体打量了几眼,然后礼貌的对赢擎苍鞠了个躬,离开了。

将头埋进沙发里,她果然是个白痴,这种伎俩对那个男人来说看都不够看吧。

“把自己弄干净。”赢擎苍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,冷冷的开口。

辛晴不敢看他,捂着脸冲进浴室。等她出来,赢擎苍正端着杯酒,靠在落地窗旁,看到她裹着睡袍,头发还滴着水突然笑了笑,辛晴却打了个冷颤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对鸡蛋过敏……”她小声解释道。

赢擎苍却莫名其妙的说了句:“如果今天我被抓进警局,恐怕这会正带着手铐接受审问。”

辛晴不敢吭声了,反正再坏也不会比昨晚更可怕。赢擎苍径直走进卧室,辛晴听到一声。

“进来。”

紧张的走进去,却见赢擎苍站在床边,手按在墙上,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,那面墙刷的一声就开了。看到里面的东西,辛晴惊恐的后退了几步,就算她没看过什么所谓岛国的片子,她也认的出来,那些长短不一,造型奇怪的东西是什么。

虐待,这是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眼看着赢擎苍从里面拿出工具,她咽了咽口水想跑,可两腿却不断的打颤。

赢擎苍皮笑肉不笑的将工具丢到辛晴脚下,“捡起来,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脸上留下屈辱的泪水,她咬着牙绝不让自己发出求饶声,因为她知道,眼泪和祈求对眼前的男人来说,完全没用。

第七章 飞机

      赢擎苍松开手,看着辛晴倒在床上,手腕上一圈青紫,嘴唇印着血印。依旧默然的将浴巾围好准备去洗澡:“不要挑战我,否则痛苦的是你自己。”

看着他离开,辛晴将工具解开,用被单把自己抱住,眼泪磅礴而至,直到哭累了昏昏沉沉的睡过去。

第二天醒来发现已经下午了,赢擎苍不见踪影,刚换好衣服就接到他手下的电话,说马上把午餐送到房间里,让她吃完就准备去机场。一个人吃饭很舒服,但她没敢墨迹,吃完就赶紧下去了,上了车却发现赢擎苍并不在。

辛晴也不在意,反正天一黑他绝对会出现。按照协议里说的,两个人从第一次发生关系七日之内都不能断,否则就要重新开始。想起母亲信中曾提到,这是赢家祖训世代传下来的,没人知道原因。之前赢擎苍让她签署的协议里,也说的很清楚,除了这开始的七天,之后每个月的月圆之夜两人都要上床。

到了机场,辛晴发现还是来的时候乘坐的那架商务客机,果然是私人飞机。上去时发现赢擎苍已经坐在里面了。飞机起飞后,辛晴又迷迷糊糊的想睡觉,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有人推她,眯着眼睛发现赢擎苍站在她跟前。

她还没反应过来,一只手就上来掀她的裙子。辛晴马上清醒过来,站起来往后躲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时差,现在已经晚上了。”赢擎苍眯眼看了看窗外。辛晴木然的转头看去,果然外面一片漆黑,尽管如此,这个人难道要在飞机上做那种事吗?

赢擎苍自顾坐好,辛晴歪过头,不去看他。

“过来。”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传进辛晴耳朵里,像催命的音符。

“回去好不好?”辛晴面带祈求。

赢擎苍压下心里的不耐烦,抿了抿嘴角开口:“我最后和你说一遍,是你母亲找上我的,协议是你自己签的。不然,我根本不会碰你。”他催促道:“所以,以后不要在这件事上和我商量,你要做的就是配合。”

辛晴努力不让自己颤抖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也忍着不掉下来。没错,人家说的对,这是她自己选的。

眼泪顺着脸庞滑下来,辛晴死死咬着自己的手背,这两天应该已经习惯了不是吗?再怎么哭泣求饶这个男人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辛晴看的出来,赢擎苍是真的不喜欢她。他的眼中都没有半点情绪,完全是一种生理的释放。

第八章 以后就是他的“伴侣”?

因为时差关系,他们回到S市时是半夜,回到别墅只有辛晴一个人下车。

“你的东西都已经送去房间,这几天没事不要出去。”赢擎苍丢下这句话就坐车走了。辛晴看着远去的车灯,忍着下体的疼痛,在心里暗暗诅咒他车祸死了才好。

“小姐,你回来了!”田阿姨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她,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老先生。辛晴愣了下,她之前没见过这个人。田阿姨将她迎进去,老先生客气的和她打招呼。

“我是少爷的管家,我可以叫我福伯。”

辛晴赶紧回礼:“福伯您好!”

“来,赶紧先上去休息,有什么话明天再说。”田阿姨领着辛晴上楼,她的房间在最里面,身上黏糊糊的,她直接进卫生间想洗澡。却发现水已经放好了。辛晴眼眶莫名的红了红,这种关爱对如今的她来说就像照进阴冷牢房的阳光,温暖了整个心。

洗完澡躺在床上,辛晴想着明天要好好谢谢田阿姨,知道赢擎苍现在不在这所房子里,她紧绷了几天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下来,闭上了眼睛。

再次睁开眼,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。辛晴不免有些懊恼,她原本是个作息时间很规律的人,每天八点前一定会醒,可这几天被赢擎苍折腾的……

叹了口气,仔细打量了下她未来要住的房间。很简单,但处处透着精致,家具一看就价值不菲。打开衣柜,发现她的衣服都整齐的挂在里面,就连自己床头的布娃娃都端正的坐在那。

眼泪刷就掉下来了,这是妈妈亲手做给自己的。辛晴突然想到,也不知道母亲的后世处理的怎么样了,她将布娃娃放在床头,换好衣服匆匆下楼。

“福伯,我想出去一趟可以吗?”赢擎苍既然说了不让她出去,不交代一声,自己肯定出不了门。

福伯正在往桌子上摆餐具,听到她这么说,微微笑着回答:“小姐可以先用餐,之后司机会带你去墓园拜祭你母亲。”

辛晴惊讶的看着他:“您怎么知道我……还有,我母亲在墓园吗?”

“小姐来的那天晚上,少爷就将你母亲下葬了。”福伯拉开椅子请她坐下,又说:“还交代过我们你今天肯定会想去看你母亲。”

辛晴心里忐忑的吃完午饭,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她了,原本以为是普通的公墓,结果车直接开进了S市最贵的墓园。知道母亲日子不多时,她也看过这里的价格,费用不是一般的昂贵。

母亲的墓穴是规格最高的,在风水很好的地方,陪她进来的司机告诉她,辛家的人根本就没管,直接把人扔在了医院里,是赢擎苍安排好一切的。

辛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,这个男人给了她最深的伤害,却是她现在人生唯一的救赎。呆呆的在母亲墓前坐到天黑,司机催她回去,辛晴擦干眼泪,看着天上的月亮,心里苦笑一声。

“第四天啊……”



未完待续……

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!继续阅读请点击左下角的“阅读原文”先睹为快!


衣服搭配
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
公众号 衣服搭配 最近发布的文章
推荐阅读